中国双峰骆驼的起源和驯化

据中国考古工作者和古生物学家们的考证,原驼于冰河时期越过白令海峡陆桥,到达中亚和蒙古高原满洲里的这一支,由于能适应荒漠的自然环境,从而在这一带的土地上生息繁衍了。根据近年山西省东部下更新世地层中出土的“类驼化石”,河南省、北京周口店等地的更新世较晚地层中出土的“巨类驼化石”和内蒙古萨拉乌苏河流域更新世晚期地层中出土的“诺氏驼化石”的形状和骨骼的主要特征与现代骆驼相似的事实,可以断定:“类驼”、“巨类驼”是中国现代双峰驼的远祖,“诺氏驼”是中国现代双峰驼的近祖。中国古生物学家根据地质年代化石实物作出的科学论断,有力地表明,早在距今100万年以前,中国北部就有“类驼”、“巨类驼”这个驼种的存在。它们栖息在山西东部,河北、河南和内蒙古一带的河流草原处,演变到距今100万年之际,成为“诺氏驼”。驼骨化石证明了中国现代双峰驼是在更新世时期由“类驼”、“巨类驼”、“诺氏驼”进化而来的

可是英国学者梅森(I•J•Manson)在其《驯养动物的进化》(《E•Volution0fDomesticatedAnimals》)一书中引述持异议的某些外国学者的说法,说什么“中国直到公元前四世纪末,才知道有骆驼。这一事实似乎说明了中国边境并非驯养骆驼场地”。又说:“约在公元前300年,(双峰驼)才进人中国。”梅森博士引述的以上“论述”,有根据吗?不足。他们只说:“关于驯养的双峰驼的始祖野生骆驼在中亚的历史,可能获得的证据就少。”G•威廉逊和W•J•A•潘恩主编的《热带地区畜牧学导论》(《AnIntroductiontoAnimalHusbandryintheTropics》)《骆驼》章也只说:“双峰驼的驯化中心,知道的很少。”其实,关于中国双峰骆驼于更新世时期在蒙古(包括内、外蒙古)、新疆、青海、宁夏和甘肃演化的历史事实,在中国俯拾即得,而且有充分的科学根据,兹分述于下。

(一)从地理位置和自然环境考证

骆驼是荒漠和半荒漠地带的产物,具有地带性,有其独特的分布特征与规律。中国北方在古代地跨蒙古高原、中亚和新疆广大地区。而新疆地处亚洲大陆中心,北疆与中亚、哈萨克斯坦和蒙古高原紧密相连;青海柴达木盆地与塔克拉玛干沙漠和罗布泊相接;甘肃的河西走廊与新疆、青海和内蒙古毗连。

中国的荒漠区主要分布在内蒙古西部,河西走廊西北部,新疆两盆地中的沙漠戈壁地区和青海柴达木盆地的西北部。半荒漠区则分布在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右旗以西,阴山以北,鄂尔多斯高原西部,阿拉善盟的东部,陕北毛乌素沙地西部,宁夏平原沙区,河西走廊东部,新疆两盆地边缘及周围山麓和柴达木盆地东部等地区。

上述各地的自然环境,都不同程度的具有干燥少雨、日照很强、寒暑剧烈、风大沙多和植被极端贫乏的特点。这种严酷的自然环境,马、牛、羊都不易适应,而对于骆驼却是极好的生息繁衍的天然摇篮。

原驼长期生活在严酷的自然条件下,其身体结构和器官功能以至生活习性等,受自然力的影响,逐步发生变化,在千百年的演变中,形成了许多不同的生理特性。不断进化的结果,最后导致在中亚、蒙古高原和新疆、甘肃、青海、宁夏等省区的荒漠、半荒漠地带逐步演变成为现代型的双峰驼种。分布在这一广阔荒原上的各族人民,从旧石器时代起,由捕猎野驼驯养为家驼,完成“捕兽以为畜”的驯化过程。后来,蒙古的养驼区就分布在漠北蒙古和漠南蒙古的高原之上;新疆养驼区分布在天山周围和南北疆的荒漠之中;青海的养驼区分布在柴达木盆地;甘肃养驼区分布在河西走廊一带

根据上述的地理位置、自然环境、生态条件和骆驼的独特分布特征与规律来推断,可认定:新疆、青海、甘肃、宁夏和内蒙古等地是中国双峰骆驼的发源地和驯养中心区

35.jpg

(二)从野骆驼原始种考证

现在生存的野骆驼,对考证现代双峰骆驼的野生祖先的起源中心和驯养中心区具有重要意义。《中国农书》一书中说:“罗布泊和西北柴达木僻远的草原与荒原中至今还有些野骆驼生存,中国所饲养的骆驼,毫无疑义地是起源于这种野物。”

这种野物的原始种形象,早在新石器时代就为居住在中国北方和西北的各族原始狩猎民及他们的先辈凿刻在岩石上。在近代,《驯养动物的进化》载:阿克拉德日尼可夫(弗利斯1975)在蒙古Choit-zenker的洞穴中发现马格德林时代的典型双峰野骆驼岩画。前后的两个时代都距驯养骆驼很远很远,由此可见,在驯养骆驼以前,中国的土地上——蒙古(包括内、外蒙古)、新疆、青海和甘肃河西等地早就有了野生骆驼原始种。

野骆驼原始种一直生存在中国的沙漠戈壁中,不断被人们发现。诸如:公元前一世纪,中国北部边境曾经猎捕过野生骆驼(埃普斯1671)。海西尼亚王海姆朝见蒙哥大汗西归记中说:到别失八里(今吉木萨尔)沙漠时,见有野马、野驴、野驼背有双峰,所至皆见。亨利玉尔撰的《古代中国见闻录》第一卷《沙哈鲁遣使中国记》载:在回教纪元823年萨法勒月十日(公元1420年2月25日,明成祖永乐十八年正月)离柯模里(今哈密)时,在大沙漠中遇见有野骆驼一峰,野犁牛一头。双峰驼最初是在亚洲中部驯化的,因为俄国著名旅行家H•M•普尔惹瓦尔斯基(пржевалБский)在蒙古高原的沙漠中发现野生双峰骆驼,首次在1876年由przewalski于西方报道野生骆驼分布在蒙古和新疆阿尔泰、塔里木盆地及罗布泊之间。斯文•赫定(SvenHedin)也曾在新疆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中发现了双峰骆驼的野生祖先,1892年在这一带捕获四峰野骆驼,当时轰动了欧洲。

野骆驼在中国境内的存在,不仅能考证中国双峰骆驼的起源中心和驯养中心区,而且据美国科学家的研究:野骆驼的基因链比家骆驼多2-3个,具有极高的科研价值。我国政府早就把野骆驼列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骆驼兵团直属蒙古队队长包布拉(后定居安西县)1948年冬在马鬃山的明水水井旁边捕获一峰野骆驼,开始建立调查研究科研项目。.新中国科学部门从1959年起,正式进行多次对野骆驼的考察,获取了不可多得的第一手资料。

1961年6月间,在新疆于田县克里雅河下游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腹地,大河沿以北的玉峰其沙哈玛一带发现大群野生骆驼。1975年5月一1980年8月,据统计:我国野骆驼约有600-700峰左右。主要分布在甘肃省的马鬃山、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阿尔金山北麓、当金山口和青海柴达木盆地西北等地的沙漠戈壁中;在新疆,罗布泊噶顺戈壁、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的于田和民丰至且末之间的包斯塘托乎拉克地区和伊吾东北,靠近中蒙边境外阿尔泰戈壁等地,都发现过野骆驼群出没,大群十几峰,小群三五峰。1983年中国考察队估计:罗布泊约有野骆驼300多峰口。北京动物采集队于1979年6月曾深入新疆哈密和鄯善的沙漠戈壁中,捕捉到一峰幼龄双峰野骆驼,饲养在北京动物园内。甘肃省也曾经在境内捕获两峰野骆驼,饲养在兰州动物园内(图l-1)。甘肃省为了保护开发利用境内的野骆驼这一资源,在阿克塞基地县内建立骆驼繁育中心,开展了家驼、野驼的杂交繁育研究口。

由于不法分子捕猎野骆驼和生态环境的恶化,为了保护这一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资源,我国于1986年在阿尔金山北麓建立了面积约1.5万平方千米自然保护区,1999年又在英国野骆驼基金会的资助下,将该保护区扩大至6.7万平方千米,成立了阿尔金山一罗布泊双峰野骆驼自然保护区。区的周边的交通要道建立了检查站,配备电台、汽车及专门人员,严禁捕杀野骆驼。

目前我国对野骆驼的研究尚处于初始阶段,人类对野骆驼的了解还很有限,投入的资金、装备和研究手段相差甚远。今后应在加强保护的基础上,对野骆驼进行全面、深入的研究。现代生存的野骆驼,究竟是原始种,还是出走的饲养种?还有人持怀疑态度。如G•威廉逊等主编的《热带地区畜牧学导论》说:“在戈壁沙漠上仍有少数野的双峰驼群,不是野生的,而是曾经游牧于亚洲远至东欧边界的土生野化驼群遗留下来的骆驼”。作者认为,研究骆驼起源和驯化这个问题,除应研究距驯养骆驼很远的史前时期的野驼史料外,还应结合大量史实,看到野骆驼客观存在这个总体,理解在发展过程中的各个发展阶段的特殊性。野驼驯化为家驼后,它们在历史的长河里生活,不可能与尚未驯化的土生野化驼绝对隔绝。野驼群中,有可能混进个别野化驼或近亲种;家驼群中也有晚间钻进个别野驼或野化驼,天明即逸去的事。这种情况至今常在南疆发现。现在南疆于田一带有不少野驼与家驼交配的杂交种。杂交驼的体形:体小肢长,峰特别小,峰间距离很大,跑得很快。外貌与家驼和野驼都有差异,与单峰驼和双峰驼杂交的杂交种体形差异更大。我们绝对不能只看到个别混入野驼群的土生野化驼或杂交驼或近亲种,而看不见野驼客观存在这个总体。根据个别现象来怀疑甚至否定世界上有野生骆驼存在这一总的事实,那是经不起实践的检验的。

综合上述,有关中国双峰骆驼的驯养中心地区和驯养时间、驯养过程的历史资料,进行分析判断,可以得出结论:蒙古(包括内、外蒙古)、新疆、甘肃河西和青海柴达木盆地等省区的荒漠、半荒漠地带,既是中国双峰骆驼的发源地区,也是亚洲驯养双峰骆驼最早的地方。外国人说中国边境并非驯养骆驼的场所,直至公元前300年才有骆驼进入的说法,显然是对中国历史的无知。

38.jpg

(三)从岩画考证

岩画和出土文物一样,是最早的考古记载,它反映古代民族、部落的社会生活和不同时代、不同经济的形态。在中国各地发现的岩画中有不少原始部落狩猎的生动画面,可见在原始社会的早期,中国北方和西北就有多支古人类活动,当时的人类主要靠获取天然的产物为主。到原始社会后期,人口不断增加,分布地域不断扩大,人类为了扩大生活资料来源,逐步进化到利用所制造的工具狩猎动物。久而久之形成了专门的氏族公社狩猎原始群,共同猎牛、猎马、猎羊和猎骆驼,从狩猎产生驯养向畜牧业过渡。

关于狩猎骆驼的图像,在甘肃嘉峪关西北黑山湖附近发现的“黑山石刻画像”的岩画上,看得较清楚。这幅岩画凿刻着8位猎人手持武器围捕3峰双峰骆驼,它生动而又形象地说明野骆驼广布在嘉峪关西北,由8人组成一个猎驼集团行猎的生动场面(图l一2)。同样的岩画在内蒙古阴山山脉狼山地区_以及乌兰察布草原一带已发现的1万多幅岩画中,骆驼图较多,其中有不少猎驼、牧驼、牵驼、骑驼和由牧民与骆驼、山羊组成的图像口]。新疆境内也有不少刻着骆驼等牲畜的岩画,如新疆楼兰遗址故城北面高地峡谷内,古人类雕凿的岩画中,有马、羊和双峰骆驼等动物图像。和田县境内桑株地岩画上的双峰骆驼,外形细致清秀,头轻小,两峰细高,直立呈圆锥状,极似南疆现代双峰骆驼的外貌。

从岩画画面的颜色、风蚀度、演化规律和画格、手法来看,绝大多数岩画是属于青铜器时代甚至可以早到新石器时代;少数岩画则是较晚时期以至近世的作品。行猎岩画和骆驼图像大部分是原始狩猎民或游牧民及他们的先世在曾经居住或游牧的地方凿刻的。无论它们是哪个民族,哪个时期凿刻的,从这些摩岩浅雕画中,我们完全可以据以证实双峰骆驼在中国的驯养地,是蒙古(包括内、外蒙古)、新疆、青海、宁夏和河西走廊等地的各民族聚居地区。

37.jpg

(四)从文献史料考证

中国双峰骆驼的驯养时间和驯养过程,《史记•匈奴列传》中说在“唐虞以上”时期,居住在今新疆、蒙古(包括内、外蒙古)和中亚细亚一带的“山戎、猃狁、荦粥”等戎族(秦汉时称匈奴),在原始公社时代,就已经把野生“橐驼”作为“奇畜”驯养起来,和马、牛、羊一道“随畜牧而转移”。

这条史料,通过岩画等文物的研究,从考古学上印证《史记》记载的这一史实是正确的,可见中国双峰骆驼的驯养时期,是在5000年前的氏族公社时代。至于驯养过程,也可以从“奇畜”二字和骆驼随同马牛羊群一道游牧转移看出。

tag标签:文化   养殖   产业

■驼奶粉品牌排行榜10强网:对于品牌的排行,是消费者以及小编对于成立时间、价格配料表、宣传等作出的评估,商业合作请联系小编。